又将刀刺入自己胸膛 为哄母开心扮妹妹 乌干达向中国道歉

产妇新生儿病房里惨死 凶手竟是自己丈夫一根毛发、一滴血迹,都是揭开真相的重要细节;一处伤痕、一个手势,都是亡者留下的无声“告白”。杨婷婷的工作就是破解“尸语”用证据替死者“说话”。她,31岁,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刑警大队技术科法医,中国刑警学院法医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她习惯在衣服兜里放一把香菜,用来吸除衣服和手上的异味,随用随搓。2014年一家医院病房内发生血案,杨婷婷从刀口和喷溅的血滴判断出死者是自杀还是他杀,从血液干涸的时间判断还原出凶案现场……最后真相大白,残忍的真相让杨婷婷至今仍历历在目。刚刚生产的产妇、新生的婴儿,还有守护母子一夜的父亲,一家三口全部殒命。房门反锁的单间病房,里面只有一家三口,是谁痛下杀手?干涸程度不同的血迹、血脚印,为何连初生不到24小时的婴儿也不放过?现场唯一一把凶器上的血手印是谁的?一个原本应该沉浸在幸福和喜悦中的家庭,如何演变成为一场惨剧?年轻的女法医血案现场缜密勘查,为您揭开血案真相。 年轻母亲虐杀儿子 无法理解的背后真相 第一幕病房里发生血案产妇新生儿一家三口惨死沈阳市和平区一家医院门前拉起了警戒线,路边停了多辆警车,警灯闪烁。围观群众站满街头,却并不嘈杂,盯着警戒线内警察的一举一动……2014年7月3日,位于沈阳市和平大街上的一家医院突然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从下午3时开始,围在医院外的群众越来越多。据围观群众说,医院内的一间病房里发生了一起离奇的血案,新生儿、产妇、产妇丈夫,三人在同一间病房内身亡。是有人下了毒手?还是两夫妻带着新生儿轻生?在围观群众口中案件谜团重重,每个人都有一种不同的猜测,到底真相怎样,只有进入现场调查侦破此案的警察才能给出答案。第二幕刚搬去的单间病房反锁了护士打开门被血泊惊呆医院2楼217病房、附近走廊过道都被围上警戒线,民警、120急救人员进进出出,脸上神情凝重。不时有民警赶来,有法警拍照、提取脚印等现场证据,有专人把守走廊两端禁止外人走进警戒区域。217病房是一个单间病房,有两张床,里面住着刚刚生产一天的产妇小丽(化名)和其刚出生的儿子,在房间内照顾娘俩儿的是丈夫王鹏(化名)。“之前住大房间,今天上午刚刚挪到单间”,一名护士向警方介绍。2楼护士站的服务台上,可能是院方人员在一张纸上潦草地写着字,简要记录了大致事发经过:14:35,发现。14:39,(拨打)120电话。14:43,孩子,心跳、呼吸停止……有知情人士称,发现异样的是医院的一名护士。下午1时许,这位护士还曾进入这个病房正常护理产妇,等到案发时段再推门,发现房门在里面反锁。敲门无人应声,护士找来备用钥匙打开房门。没想到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她首先看到的是地上一摊尚未干涸的血迹,横躺在病床上的产妇小丽。护士的厉声尖叫打破了医院内的平静。眼前的情景把她惊呆了,护士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泣不成声。随后,闻讯赶来的医生、护士,甚至其他病房的患者、家属,也被病房里的一幕惊呆。有经验的医生赶紧指挥打电话给120、110。120急救人员赶到现场时,病房内的3人都已停止了呼吸。“出过各种现场,我从没见过这么让人难受的。”进入房间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婴儿床停在卫生间门口,男婴躺在里面,让人不忍再看第二眼。第三幕刀口倒刺入产妇丈夫心脏是自杀还是他杀?又一辆警车赶到医院,围观的人群看见闪烁的警灯自动闪开了一条道。车没停稳,车门已经打开,几名穿着警服的人下车,其中一名年轻的女警拎着一个银色工具箱小跑走在最前面。女警的衣兜里露出了一小截绿色的植物,仔细看才能看出,那是一小把香菜。“法医出现场,兜里还揣着菜,这是咋回事?”人群中议论纷纷的,这个女警正是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刑警大队技术科的法医杨婷婷,出生于1985年的杨婷婷当时只有29岁。虽然年轻,但她已经是勘验过上百次案件的“老法医”。兜里面的一把香菜,是她的习惯,用以吸除衣服和手上的异味,随用随搓。同样刚刚生了宝贝女儿,从产假中赶过来的杨婷婷听完其他民警简述现场的情况,皱起了眉头,“什么人这么残忍,连一个婴儿都不放过!”案发的217病房门外,杨婷婷熟练地打开工具箱做进入现场前的准备,戴上手套和鞋套。独立的病房内,产妇横卧在房间床上的血泊中,身体扭曲,婴儿在睡床上被害,丈夫倒在妻子床下,身下一摊积血,长约20厘米的尖刀丢在手边……婴儿床停在卫生间门口,男婴躺在里面,脖子上1刀、锁骨下方1刀,就在心脏上边;病房内靠近南侧的床空着,产妇躺在靠北侧的床上,颈后部有一刀,刀口绕着脖子,约有10厘米长。产妇的丈夫躺在一旁地面上,心脏处有一处刀伤,胸前都是血。根据对三名死者的伤口进行勘验,杨婷婷分析,男婴被杀时没有挣扎,很可能是在睡梦中被杀害;而产妇小丽的刀口在后颈,考虑到刚刚生产后的产妇休息大多是仰卧、侧卧,后颈位置不会暴露在上面,产妇自己更不可能用刀刺到后颈,“所以她死前应该有过反抗,被人按倒在床上后杀害”。现场的第三名死者——产妇小丽的丈夫王鹏——其伤口在胸前,刀口直入心脏,但从刺入的角度和深度,“可能是自己刺入”。因此,杨婷婷推断凶手可能是王鹏,他在将妻子和新生儿子杀害后自杀。“能一刀直刺自己的心脏,又把刀拔出来,这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杨婷婷分析,王鹏要么有超人的坚毅性格,要么当时受到很大刺激,情绪异常激动,可能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第四幕血刀血痕血脚印为何三个人的血凝时间差异很大?密闭病房的血案现场,房间内弥漫着血腥的气味,观察过尸体后,杨婷婷又将目光停留在现场的多处血迹上。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丈夫王鹏身上喷溅的血痕、地面上留下的多处血脚印和丈夫王鹏身边的带血凶刀。如果是丈夫作案,杀害了自己新生的儿子和刚生产的妻子,那么是先杀的孩子还是先杀的妻子?为何丈夫王鹏连刚出生的亲骨肉都不放过?或许能说清楚这一切的,只有不会说谎的死者、现场还有血迹。杨婷婷发现,现场留下的血迹凝固状态并不相同,地上的血迹有些已经干涸,但凶刀上的血还保持鲜红,刀柄上还有血掌印。杨婷婷一一采集血样,进行化验。几天后,检验结果出来了,结论是通过现场的DNA检验,凶案现场留下的血迹全部来自妻子小丽、丈夫王鹏和新生儿,但三种血凝时间差异较大;血足迹、尖刀上血掌纹经检验鉴定为死者丈夫所留。根据三人血迹的凝固时间判断,先被杀害的是产妇小丽,之后是新生的婴儿,最后是王鹏自杀。综合案发现场的种种发现和三名死者身上的痕迹,最后的结论是:王鹏先将妻子杀害,行凶时妻子进行反抗;然后王鹏又将熟睡中的婴儿杀死,最后或许因此受到强烈刺激,又将刀刺入自己胸膛。第五幕真相:一直疑心妻子有外遇刚出生的儿子不是自己的7月2日,事发前一晚6时许,医院产房内传出哇哇的哭声。王鹏本已疲惫不堪,但听到哭声一下从长椅上跃起,来到产房门口,一名护士从产房出来报喜,剖腹产手术顺利,“恭喜了,男孩,7斤多重”,王鹏的脸上露出笑容。据医护人员介绍,在产妇小丽生产后,王鹏彻夜在床边照顾她和孩子。谁也没有想到,仅仅过了20个小时,这个本应沉浸在欢乐中的家庭会突然酿出惨剧。彻夜守护在病床边的新晋爸爸为什么突然变脸,将刚刚生产的妻子和还来不及叫一声爸爸的儿子杀死?据该楼层一名护士回忆,她在案发前曾隐约听到病房里有吵架声,但并不能确定。警方侦破案件后真相大白,导致这场惨剧发生的原来只是王鹏对妻子的猜忌。据警方介绍,王鹏和小丽结婚后,经常因为婚姻琐事发生争吵,但是夫妻俩床头吵架床尾和,一直没有发生太大的矛盾。因为争吵,王鹏总是怀疑小丽有外遇,却找不到真凭实据。就在小丽生产后第二天,两人在病房中发生争吵,王鹏怀疑刚刚出生的儿子不是自己的。期间小丽还曾经打电话让自己父亲到医院来一趟,还没等到父亲,血案就发生了。根据警方的现场还原,王鹏先与小丽争吵,或许由于彻夜照顾妻子过于疲惫,身心状态不是太好,在情绪紊乱又争吵之下,情绪激动的王鹏与妻子动手打了起来,随后抄起水果刀将妻子杀害。余怒未消的王鹏随后又走到了儿子床边,越看越气,最后痛下杀手,将出生不到一天的婴儿杀死。尾声案发后,殡葬人员从2楼先后运下两个尸袋,分别由两辆殡葬车运走。那个幼小男婴的遗体并未单独出现在众人面前,第二个被运走的尸袋稍显沉重,有围观群众感叹、猜测,“这个可能是孩子妈妈,孩子跟妈妈在一起吧?”事情的真相并不是王鹏疑心的那样。杨婷婷告诉记者,在最后对血液的DNA检测比对结果是,新生的男婴是王鹏的亲生儿子。在办理这起案件时,杨婷婷正在休产假,刚刚成为母亲的杨婷婷对因为猜疑而杀掉妻子和孩子的做法更加难以理解,“不管怎样,一个刚刚出生还不到24小时的孩子就这样没了,他还来不及叫声爸叫声妈,还来不及见见这个世界,甚至还没有见过外面的蓝天。残忍剥夺孩子这一切的竟然是他的亲生父亲!”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