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余出任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 历任七位主席六位有大行历练-搜狐财经 江苏常熟突发火灾 给重病女儿挖坟

刘士余出任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 历任七位主席六位有大行历练-搜狐财经   2月20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日前,中共中央决定,任命刘士余同志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肖钢同志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决定,任命刘士余同志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肖钢同志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  统计显示,过去七任证监会主席中,曾有6位履历中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都有国有四大行背景。其中,第一届主席刘鸿儒、第五届主席尚福林曾供职于农业银行。第二届主席周道炯与第四届主席周小川与第六届主席郭树清来自建行。刚刚卸任证监会主席肖刚则供职于中国银行。只有第三任主席周正庆履历中没有四大行背景。  农行来的实干派一把手  2014年10月,在央行工作了18年的刘士余调任中国农行,任党委书记。2014年12月开始,兼任中国农行董事长。从调任农行到出任证监会主席,中间不到一年半时间。  虽然时间不长,但农行内部人士对刘士余的评价却是:低调、务实,属于实干派。农行某业务部门老总认为,刘士余很有担当。在分行层面,则有农行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虽然接触机会不多,但这位农行一把手很能为下面人着想。  这与刘士余在央行时给公众的印象吻合。根据媒体早前引述相关人士指出,刘士余在担任央行副行长期间也善于平衡和协调各方面利益关系,对外协调人民银行和其他部委的矛盾,对内协调人民银行内部各司局的冲突,“情商比较高。”  感觉刘士余很有正义感,“嫉恶如仇”。一位内部员工回忆自己参加过农行总行警示教育视频会时对农行刘士余的印象。今年一月底,当农行北京分行爆发票据风险时。有媒体援引农行内部人士指出,董事长刘市余震怒,要求严查十家省分行,要求一旦发现违法违规现象将从严、从重、从快处罚。“震怒”似乎也侧面反映出刘士余的风格。  根据早前媒体援引农行内部人士,刘士余调任农行时,曾在2015年1月底的农行内部工作会议上提出三点要求:一是继续强调三农金融服务,二是提升城市业务竞争力,三是提升跨境业务竞争力。  根据2015年农行三季报,该行实现净利润1533.7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0.57%。虽然2015年全年成绩单尚未交出,但业内人士指出,刘士余这位互联网金融专家2015年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带给农行诸多变化。  2015年4月,农行升级了B2C平台——掌上银行3.0,融入了消费电商和社交即时分享功能。农行内部人士表示,推出的“掌上银行3.0”将作为农行互联网金融战略中未来B2C核心平台。  2015年10月,农行又对外发布了其自主研发的新一代核心业务系统“蓝海工程”,在2015年互联网金融风口上,农行核心业务系统升级“换芯”的举动也引来了业内广泛关注。  对于银行发展互联网金融,刘士余有不同于其他银行家的看法。2015年6月,刘士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前银行设立互联网金融事业部或子公司并不成熟,在现行银行框架下,一旦出现风险暴露,母公司要对事业部提供无限担保责任。银行设立子公司虽然可以隔离风险,但二者应该是功能协同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  在支持农行支持三农方面,根据2015年该行三季度显示,截至2015年9月末,县域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28,509.04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992.58亿元,增长7.51%。  而在提升跨境业务竞争力方面,2015年10月,农业银行等值10亿美元的绿色债券在伦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作为中资金融机构在国外发行的首单绿色债券,也是亚洲发行体发行的首单人民币绿色债券。  刘士余在出席上市仪式上表示,农行绿色债券成功发行并在伦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既是落实中英经济财金对话政策成果的具体体现,也是中英金融机构共同合作,支持绿色产业、联合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所做出的实际行动。  曾是央行互联网金融“大家长”  从刘士余的履历看,这位前任央行副行长在央行有20年的工作经验。由于分管支付司,曾被媒体称为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大家长”。  刘士余履历显示,早在1996年他便进入央行,历任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副司长,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司长,办公厅主任,行长助理。2006年6月,刘士余任央行副行长,分管支付司、条法司等部门。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央行前任副行长的刘士余,还被媒体称为互联网金融界的“大家长”。2013年起,条法司负责牵头起草《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他本人对互联网金融也有较深的研究,并积极推动指导意见的出台。  2014年2月,刘士余曾经撰文阐述了他对互联网金融的风险的看法。他在文中指出,机构法律定位不明,可能“越界”触碰法律“底线”:一个是不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另一个是不能非法集资。现有法律规则还没有对互联网金融机构的 属性作出明确定位,互联网企业尤其P2P网络借贷平台的业务活动,还没有专门的法律或规章对业务进行有效的规范。谬误与真理只有一步之遥。P2P网络借贷 平台的产品设计和运作模式略有改变,就可能“越界”进入法律上的灰色地带,甚至触碰“底线”。我们支持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发展,但是不允许碰触这两个底线。  纵观2015年互联网金融P2P行业的发展,无论是e租宝、金赛银、MMM等平台引发的互联网金融地震,还是近日鑫琦资产嚣张跑路的“奇葩”事,刘士余早在两年前警示的互联网金融风险都很深刻。  刘士余如何看资本市场  2014年5月9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新国九条)。新国九条出台后第二天,刘士余在清华五道口金融论坛上将其称为3.0版本国九条,并指出,这意味着中国资本市场进入了新的发展极端。  刘士余在论坛上表示,当前中国整个社会融资结构扭曲。当前中国宏观经济中的M2跟GDP的比值不合理,虽然这个比值至今没有权威解释,也不能通过推算计算合理,但可参考的意义是我国的比较高。  他认为,这些年我国在调整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比例,但是调整的效果不理想。以间接融资为主的情况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有所恶化的,这对国民经济的持续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刘士余称,围绕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的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多渠道推进股权融资,提高直接融资比例,这都是三中全会决定当中的原话,这也是对我们金融工作一个最底线的要求。我理解对资本市场一个是要健康,一个是要全面,一个是要多层次。所以,纵观金融市场体系当中存在的诸类的问题,核心或者说解决这个问题的牛鼻子还是要把中国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发展起来。  刘士余指出,3.0版的国九条的正式公布意味着中国股市资本市场会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但是还是要在政策上下工夫,比如像大家公认的一些制度安排,还是要举政府和市场,国际和国内,境内和更外多种力量,多种资源,在中国还是要打造出几艘航母级的投行,无论是保险行业、证券行业还是银行业,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没有几支支柱,在这个行业里没有靠得住的大型的骨干,占有一的市场集中度的,实践证明还是不行。同时,要扩大资本市场融资的能力,只靠再融资不行。  作者:宋易康来源一财网)相关的主题文章: